幻灯四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一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意见征集 > 政务服务 >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

1962年9月的某一日,一架解放军的大型图-2轰炸机,从南京机场起飞,降落在江西向塘机场。

之后的几天里,又有数架图-2轰炸机接二连三降落到了江西同一座机场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解放军轰炸机群突然频繁地向东南方向移动,台湾地区的空军司令陈嘉尚坐不住了。他迫切想知道解放军的“葫芦”里,卖的到底是什么药,为此,他寝食难安。

其实这是我军的诱敌之计,只为引诱台湾的U-2侦察机前来上钩。

提起U-2侦察机的大名,在冷战那些年中,可谓是如雷贯耳。

古巴导弹危机,它的出现频率非常高,苏联人在那里部署导弹,就是被它发现的。

U-2侦察机,绰号蛟龙夫人,也被叫做“黑寡妇”,是美军的一种单座单发高空侦察机,由大名鼎鼎的美国洛克希德公司研制,于1955年8月秘密完成首飞,1956年开始装备美国空军。

60多年过去了,直到现在,它依然保持着先进的性能,风采不减,仍可作为战术侦察机使用。

在卫星侦察技术问世之前,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侦察机,美国U-2高空侦察机堪称侦察界一霸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它天马行空,让各国歼击机、防空火炮对它无可奈何、望尘莫及。

它肆意践踏国际航空法,把苏联、古巴、朝鲜、中国、越南、埃及等国领空当成自己的后花园,进出自如。

常在河边走,焉能不湿鞋。

美国U-2高空侦察机最终也遇到了自己的克星,先后被苏联、中国、古巴击落15架,其中我国击落5架。

称霸世界的U-2高空侦察机,在萨姆导弹面前,低下了高傲的头颅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U2侦察机第一次被击落,是在苏联境内。

其实这款飞机,就是为苏联量身定制的。

随着二战的结束,冷战拉开帷幕,东西方两个阵营的对抗不声不响地开始了。

面对一个崛起的苏联,美国人如坐针毡,迫切想了解苏联人的远程轰炸机、弹道导弹、潜艇和核武器等重点研制计划。

可是苏联的防范措施非常严密,传统的人力情报收集手段,显得有点过时和低效。

所以,研制一种“不求人”的新型高空侦察机,提高侦察效率,成为美国军方的重要议题。

这时,理查德·莱亨出现了。

作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,他在二战中受雇于闻名遐迩的柯达公司,照相器材的研究,是他的强项。

早在1946年,他就向美国军方提交报告,建议美国军方研制一种携带高分辨率照相机的高空侦察机。

1954年4月,美国国防部批准了洛克希德公司“臭鼬工厂”总工程师凯利约翰逊提出的CL-282项目方案。

所谓的CL-282项目方案,就是U-2侦察机的前身。

1955年8月4日,U-2侦察机横空出世,在内华达州上空完成了首飞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简单说,升限是U-2的独门绝技,它能轻松在25000米高空飞行,这个高度让当时世界上所有的飞机都望尘莫及。

当时苏联性能最好的战斗机的最大飞行高度也就在15000米左右,根本奈何不了它。

高射炮的最大射高直到现代,也无非是一万米左右,碰到它,更是连想都不要想。

U-2的最大航程10000公里,时速达到800公里。

美国拥有了U2,就能利用苏联和中国大陆附近的基地,深入两国腹地,进行侦查拍照。

普通照相机能拍一公里之内的景物已经很了不起了,而且清晰度很差。

U-2上装有高分辨率摄影组合系统,能在4小时内、在15000米(15公里)高空,拍下宽200公里、长4300公里范围内地面景物的清晰图像,并冲印出4200张照片用于情报分析。

即使是地下浅层的地下设施,它也可以通过障碍物进行透视,因为上面安装了合成孔径雷达。

但是人无完人,飞机也是如此。

U2的致命缺点是机动性非常差,因为它就像一架巨大的滑翔机,翼展24.48米,机翼面积57.30平方米。

如此巨大的翅膀承受不了大过载,甚至在起飞时必须在机翼两边装载起落架才能确保它不会被折断。

因此,它在面对拦截时无法做出任何规避动作,只能被动挨打。够不着它的武器,就当不存在,在遇到能够着它的导弹袭击的时候,它也无法做出躲避动作,是天然的好靶子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这就是说,一旦它进入飞机或导弹射程,被瞄准之后,基本上难以逃脱。

但是只要它不降低高度,飞机、高射炮统统拿它没辙。

因此U2服役后就有恃无恐,如入无人之境。

虽然苏军通过雷达发现了其身影,但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苏联人发现之后,连抗议都犹豫再三。

因为一旦那样,等于是打脸自己的防空体系。

苏联人最终拿出了自己的大杀器:代号SA-2(萨姆-2)的新式防空导弹,其最大射高接近了2.5万米,U2的引以为傲的高度顿时没有了优势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导弹一旦发现目标,可以进行跟踪,它的最大射程是34公里。既然雷达可以发现U2,这种防空导弹问世之后,只要U2闯入萨姆导弹的射程之内,它的死期就到了。

1960年5月1日,一架从巴基斯坦白沙瓦空军基地起飞的U-2侦察机,由加里鲍尔斯驾驶,计划飞越苏联领空,然后在挪威的博德机场降落。

这次任务的目标,是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与普列谢茨克附近的洲际导弹研发基地。

由于U-2的极高飞行高度,苏联战机没有能力作出拦截,但是这次,苏联防空部队的SA-2防空导弹集体怒吼了,一射就是15枚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当时的导弹精确度有限,只能采用这种扩大打击面、“误打误撞”性质的办法,总有一只瞎猫碰上。再说当时苏联没有能飞那么高的飞机,导弹的射高也不易于精准测试,那就只好“以战代练”了。也就是说,上面所说的有效射高的数据不是那么精确,不排除含有水分。

因为莫斯科一贯喜欢虚张声势,在此之前的一次红场阅兵中,苏联用他们手中仅有的一些远程轰炸机反复通过红场上空,让美国误以为苏联的远程轰炸机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。

可是有了U2之后,拍出的照片才揭开谜底,说明苏联人耍了魔术。

既然没有把握,只好浪费点导弹。

这种办法果然有效,其中一枚导弹爆炸后击中了鲍尔斯驾驶的U2,他稀里糊涂就当了苏联人的俘虏。

关于这架飞机之所以被击落的原因,有一种很有趣的说法:

因为克格勃收买了美国仪表厂的工程师,仪表盘上被做了手脚,飞行的高度未达到2.5万米,但仪表盘却显示达到飞行的高度已经达到,最终被苏联的SA-2防空导弹击落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关于这次事件,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。

由于U-2侦察机技术含量太高,五角大楼唯恐坠毁之后,苏联人破解这个秘密。所以U-2侦察机在设计的时候,弹射座椅后面安装了自毁装置。

当飞行员弹射70秒之后,自毁系统启动,飞机就会被毁掉。真的那样,即便飞机被击落,苏联人也拿不到有用的东西。

但鲍尔斯驾驶U-2被击中后,不敢冒这个险,担心把自己搭进去。所以他在弹射的时候,没有打开自毁系统,所以才得以逃生。

人体承受大气压力的极限所规定,因为高度越高,空气越稀薄、气压越小、温度越低。

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时,机舱外的温度是零下50℃,若到2万米高空,温度则更低。

海拔8844米的珠穆朗玛峰气压只有海平面的34%,2万米高空的气压也会更低。

谁也不知道,2万多米高空弹射出去,这位仁兄是怎么活下来的。

鲍尔斯被俘后,U-2侦察机在一夜之间为全世界瞩目。

很多人是从那一刻起,才知道了世界上有这么一款飞机。

世界战争史上,大概没有任何一架飞机的坠落会引起如此巨大的连锁反应。

鲍尔斯事件的直接结果,是原定在5月中旬召开的美、苏、英、法四强高峰会议的流产和艾森豪威尔访苏计划的取消。

从那之后,U2再也不敢去苏联领空嘚瑟了。但是U2还没有在中国吃过亏,觉得这里比较保险,不妨继续猖狂。

不过驾驶U2的,不是美军,而是台湾国民党空军的飞行员。

蒋介石逃到台湾之后,一直没有死心,天天在叫喊反攻大陆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六十年代初,大陆发生了自然灾害,经济发展遭受打击,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难当中。祸不单行,当时中苏两国关系也开始恶化,苏联开始中断援助,撤走专家。

蒋介石欣喜地看到了机会,因为是老天在助他,开始蠢蠢欲动。

1961年7月11日,蒋介石在日月潭召见军方将领时表示:

"建设台湾为的是反攻大陆,否则我可以不干。当前革命形势对我有利,过去在台12年,虽有机会,但没有现在的形势有利,再不奋斗打回去,则决回不去了。

在此情况下,台湾加强了对大陆的侦察,为“反攻大陆”做准备。

对大陆侦察的最好手段,自然就是U2,因为国民党之前已经使用RB-57D高空侦察机来大陆侦察,已经吃过亏了。

1959年10月7日,国民党军队一架RB-57D高空侦察机在北京上空窜扰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12时04分,我地空导弹兵二营第一任营长岳振华果断下达发射口令:

“放!”

3枚导弹如同摆脱束缚的巨龙,拖着长长的火焰直插长空,敌机顷刻粉身碎骨。

这长空一击,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。

因为在此之前,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用地对空导弹在真实战斗中击落过敌机。

这次吃亏之后,台湾空军学乖了,不敢再自投罗网。

所以,他们就想到了U2。

早在1958年10月,蒋军的情报官衣复恩与作战署长雷炎钧前往新竹、台南等多地的空军基地,精挑细选了12名飞行员到美国去,接受驾驶U-2飞机培训。

一年后,有5名飞行员学成归来。

1960年11月中旬,美方派出40多名地勤人员来到桃园基地,与国民党空军一起训练,组成了U-2飞行队,内部编号“空军第35中队”,由空军总司令陈嘉尚坐镇指挥。

美国人也是怕万一引起外交纠纷,有可能是防患于未然、怕被打下来之后面子上过不去,这批U-2飞机全机只做了漆黑处理,上面什么标识也没有。

只是在飞机尾翼上,有一枚黑猫图案,这是空军飞行中队自己贴上的。

由此,人们给这支U-2飞行队起了个外号——“黑猫中队”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“黑猫中队”经过5个月的测试后,从1962年1月开始执行侦察任务。

台湾空军内心还是瞧不起大陆的防空力量,觉得中苏交恶,我军手里不会有苏制SA-2导弹,即便是有,对U2也未必形成威胁,总之,他们继续让飞行员开着U2来大陆耀武扬威,拿飞行员的命不当回事。

看到U2在大陆上空横冲直闯,周恩来总理心情不能平静。他对空军司令刘亚楼说:

“打不下U2,我们大家都睡不好觉,你这个空军司令,可要想想办法!”

刘亚楼斩钉截铁地说:

“放心,总理,不打下U2,我就脱下军装。”

刘亚楼亲自来到导弹部队坐镇,在经过一番仔细研究后,根据敌机飞行轨迹,他们很快摸清了U2的套路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依照掌握的情况,空军导弹部队领导总结出“移动出击,不定点攻击,让敌人成为瞎子”的“高空游击战法”,“黑猫”覆灭的时候来到了。

1962年9月初,我军南京机场的轰炸机频繁向江西等东南一带集结,引起了海峡对岸军方的惶恐。

台湾空军终于坐不住了,果然中计。

等待的时候,一分一秒都难熬。

9月9日,岳振华的空军导弹2营机动部署到南昌,已经12天了。那些天里,岳振华晚上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,衣服都没有脱过,做梦也是如何打掉U2。

自从1959年国民党侦察机频频进犯大陆,他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。儿子写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家,他回信说:

“快了,等我把U2打下来。”

可是守候那么多日,却始终没能发现敌机,岳振华和战士们心里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,这该死的U2到底还来不来?

也许是怕我军战士们失望,当天上午,国民党空军的“大礼包”,终于到了。

空军中校飞行员陈怀生驾驶U-2飞机,自桃园机场起飞,于7时32分自福建平潭岛大摇大摆飞入大陆上空,从福州一路飞来。

U2还没有飞到福建,就被我地面雷达部队发现。

5分钟后,空军地空导弹兵二营营长岳振华接到了上级命令:

“二营做好战斗准备!”

岳振华站在雷达前,目不转睛在搜索目标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“来了!”

岳振华眼前一亮。

“距离397公里,高度2万米,时速800公里。”

这时候雷达显示屏上的目标越来越近,阵地上寂静一片,大家屏住呼吸,等待着猎物的到来。

“目标75公里。”

雷达观察发出报告。

75公里已经进入导弹射击界区,时间应该以秒计算了。

岳振华一边向上级报告,一边下达命令:打开制导天线,导弹接电,准备战斗!

他的声音非常低,似乎怕把敌人吓跑了。

山坳里的雷达制导天线飞快旋转,很快锁定目标。

U2的驾驶员陈怀生警惕性非常高,在岳振华下达命令的同时,他似乎发现了什么,突然掉转机头向九江方向飞去,离我导弹部队阵地越来越远。

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走,2营官兵个个焦急万分,大家急得直跺脚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但是岳营长却不慌不忙,他1925年出生,17岁就参加革命,身经百战,久经沙场,什么样的困难场面没有见过。当年他已经37岁了,所以比那些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们更沉得住气。

他沉着镇定,让各连做好战斗准备,告诉大家:

“大家不要松懈,它肯定还会回来!”

岳振华这样胸有成竹,也是有原因的。

因为三个月前在广州,他曾经被U2戏耍过。

当时U2也是这样,距离广州80公里,岳振华下令开启雷达、导弹接电。

就在山雨欲来之际,敌机突然向西北飞去。

25分钟后,就在大家以为敌机逃之夭夭的时候,敌机却突然出现。

可是当时的导弹接电超过25分钟,还要预热两分钟。

就在预热结束的瞬间,敌机一闪而过,已经完成了拍照任务,扬长而去。

岳振华肺都气炸了,他向上级要求处分,刘亚楼司令专门给他打电话说:

“胜败是兵家常事,失败是成功之母。一回生两回熟,下次来非把U2给捅下来。”

岳振华并没有释怀,他一直把这次的失败当作奇耻大辱。

但是吃一堑长一智,岳振华不会再上当了,他判定U2还会回来。

这时候,岳振华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下令雷达操作员马上关闭雷达制导天线,解除导弹接电状态。

为什么要解除呢,因为上次已经有了教训:导弹接电状态只能持续25分钟,再接电要预热两分钟。

在以秒计算的战斗中,如果导弹接电持续25分钟内敌机没来,再来的时候还要重新预热两分钟,那就可能贻误战机。

这时候不到25分钟结束接电状态,敌机再来的时候就不用预热,立即就可以投入战斗。

不能不说,岳振华的决定非常正确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果然给岳振华说中了,陈怀生驾驶U2飞到南昌以北160多公里时,突然又折返回来,离导弹阵地越来越近。

真应了那句话,狐狸再狡猾,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。

眼看U2越来越近,岳振华这个久经沙场的“老将”,心情既兴奋又紧张。

兴奋的是,眼前这架飞机是全世界性能最好的飞机,在大陆劣迹斑斑,打掉它之后,今后就一发不可收,好戏在后面。

紧张的是,打U2是大姑娘坐轿——头一次,有个闪失可就坏了,毛主席和周总理都在看着呢。

他告诉自己,节骨眼上千万不能慌,一定要镇定镇定再镇定。

敌机的距离在一点点缩短:80公里...75公里....70公里。

岳振华果断向各连下达攻击命令:

“全营注意!敌机飞行高度26500米,航路捷径7至8公里,各连采用前置发射法,导弹3发,间隔6秒,做好战斗准备!”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8时34分,敌机距导弹阵地38公里范围内,岳振华咬着牙在通话机里吐出两个字:“发射!”

3枚萨姆2拖着熊熊火焰蹿上晴空,第一发没有命中,二、三发接连命中敌机,将这架U-2撕成碎片,陈怀生当场死亡。

U-2被击落后,国民党空军不得不安生了3个多月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1963年11月1日,他们又坐不住了,再次派遣一架U—2飞机由温州侵入大陆,这次则是直奔西北方向而来,在甘肃鼎新上空完成拍照后,于11点15分开始返航,飞行员叶常棣心说这次圆满完成任务,马上就回去领功了,心情那叫一个舒畅。


岳振华的导弹二营,早已摩拳擦掌,在归处等着他。他们在江西上饶,布下天罗地网,在等着敌机到来。

雷达观察员报告:“敌机出现,75公里”。

大家把目光投向岳振华,他没有反应。

“目标65公里”,岳振华还是没有下令。

“目标40公里”,大家把目光投向岳振华。

岳振华声音颤抖着下达了命令:“打开制导天线,导弹接电装备战斗!”

等到U—2飞临阵地只有30公里的时候,目标被锁住,岳振华下达了发射命令。

3枚导弹同时发射,用时8秒,击落敌机,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后被生擒。

三年内,地空导弹部队二营四战四捷,刘亚楼非常兴奋,挥笔给中央军委写了报告,对四次作战的经过作了精辟总结:

1959年第一战,是按苏联老大哥专家教我们手把手打。

1962年第二仗,我们在苏联的战法中揉进了我们的想法打。

1963年第三仗,我们把苏联战法放在一边,用自己的战法打。

1964年第四仗,在复杂的情况下,随意发挥打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毛泽东主席看了报告,非常兴奋,他大笔一挥,在报告上写下一行大字:

“亚楼同志,此件看过,很好,向同志们致以祝贺!”

批完文件,毛主席又兴奋地对周恩来总理说:

“这个部队在哪里?我一定要见见他们。 ”


1964年7月23日早晨,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,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地对空导弹二营,并于战士们合影留念。而岳振华,已经是第二次受到毛泽东接见。

岳振华:我军唯一大校军衔营长,高层特批:击落一架敌机升一级

 


毛主席专门把岳振华叫到跟前,对他说:

“还记得我上次对你们的承诺吗?我要兑现。”

岳振华记得,主席上次接见自己的时候告诉大家:

“打下一架U—2,就在肩章上加一个星星”。

不久,岳振华被授予了大校军衔,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历史上唯一被授予大校军衔的营长。

一般来说,只有副师级以上职务的人才能授予大校,对岳振华来说,这是莫大的荣誉。

有了底气的毛主席笑言:

“照这样打下去,这蒋介石的U2也经不住打啊。”

的确如此,U2飞行员是被大陆的萨姆导弹打怕了,每次的大陆飞行任务,几乎如同赴死,成功飞回台岛,倒像是捡了一条命一般。

时间一晃来到了1967年9月8日,这一天,第五架U—2在浙江嘉兴上空,被我国自制的红旗2号导弹打掉。

从此以后,U2不得不停止拍摄侦查任务,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大陆的上空。

中国的领空、领海,原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,想不请自来,是要付出代价的